登 录 | 注 册
施工企业杂志
施工企业杂志
施工企业杂志
评论员文章
PPT
所在位置:主页 > 科技 > 科技

对20亿用户窃取信息?听证会"审"扎克伯格,堪比美国大

发布日期:2018-04-12 19:28来源:未知

 图片来源:新浪科技 图片来源:新浪科技

面对听证会,扎克伯格也是严阵以待,有备而来,我们一起来看看听证会上的小扎如何“力战”44位参议预案,将热点一一回应。

Facebook正用AI分辨国外势力

参议员Engel向扎克伯格询问Facebook现在能否分辨出国外势力。扎克伯格则回应称:“这已经成了我们公司的首要任务之一,我们会防止它再次发生。我们做了许多努力,尤其是运用人工智能技术。”

Facebook储存了用户这些数据

参议员问及Facebook有储存用户数据吗?体存了多少呢?全部吗?全部吗?我们点击的每个内容都被存储了吗?扎克伯格回应称“Facebook会存储用户数据,存储的数据是人们使用服务时分享的内容,存储的信息也是我们用以改进用户体验的,这可以告诉我们用户对新闻推送里哪里内容感兴趣。我们也会存储有些获得用户批准的数据。”

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,不是媒体公司

当被参议员问及“Facebook是一家媒体公司吗?”扎克伯格回答说,“虽然Facebook制作内容,也托管内容,但它不是一家媒体公司。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,因为我们从事的主要事情是:招募工程师,编写代码,为其他人打造产品和服务。”

AI已可监测99%恐怖信息

听证会上,参议员对恐怖分子利用Facebook表示担忧。扎克伯格回应称:“恐怖主义内容在我们平台没有立身之地,我们开发了两款工具,可以检测到99%的恐怖内容,比平台用户标记还要快。”扎克伯格相信,这两个工具也可以用于检测其他危险内容。他表示,目前平台有200名员工监测恐怖内容,同时还有人工智能技术辅助,内容审查人员在其中也有参与。

我也是Facebook信息泄露事件受害者

当被议员安娜·艾斯楚(Anna Eschoo)问及“你的数据是否也被卖给了怀有恶意的第三方”时,扎克伯格回答说:“是的。”扎克伯格表示,他本人也是Facebook信息泄露事件的受害者。

考虑起诉Kogan或者剑桥分析

在被问到是否会起诉Kogan或者剑桥分析时,扎克伯格表示,公司正在考虑这一可能。另外,他提到,在不同设备间对用户进行追踪一方面是出于安全考虑,一方面也是为了广告业务。

被要求改变Facebook商业模式,扎克伯格不知怎么回答

一位参议员问道:“为保护用户隐私,你们是否愿意改变商业模式?”扎克伯格无奈道:“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。”

美国人民根本离不开Facebook的产品

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表示,美国人每天平均使用8款应用来和朋友沟通,而其中的大部分都是Facebook家的……言下之意并不是Facebook要主动追求收集用户信息,而是美国人民根本离不开Facebook的产品。

Facebook从未向广告商出售数据

当参议员问及是否将用户数据出售给广告商时,扎克伯格表示:“有一种非常普遍的误解,我们把数据卖给广告商,但情况并非如此。我们允许广告商告诉我们他们想接触(哪些用户),然后由我们来放广告。”

数据泄露事件没有让用户量急剧减少

在听证会上,威斯康星州参议员罗恩·约翰逊(Ron Johnson)问扎克伯格:“因为各种各样的公开宣传,Facebook用户有没有强烈抑抵?我的意思就是说,因为这些问题,使用Facebook的人有没有急剧减少?”扎克伯格回答说:“没有。”

Facebook免费版本会一直存在

扎克伯格对参议员们说:“Facebook总会有一款免费的版本。我们的使命是努力帮助连接世界各地的每一个人,使世界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。为了做到这一点,我们认为我们需要提供一种人人都能负担得起的服务。”

现场精彩回放

1

Fischer:扎克伯格先生,谢谢您今天到场。我很感谢您的证词。

我认为整个Facebook的用户活动可以展示非常个性化的内容。另外,您每月有20亿活跃用户。这甚至比许多国家的人口都要多。所以,对于您收集到的所有数据类别,您和Facebook到底储存多少数据类别?

扎克伯格:参议员,您说的数据类别具体是什么意思呢?

Fischer:好的,过去有些报告表明Facebook对这20亿活跃用户收集了96种数据类别。我认为,全球的消费者随时都可以产生1920亿数据点。那Facebook具体存储了多少这些数据?您存储了吗?

扎克伯格:参议员,我不太理解您问的问题。

Fischer:关于您收集到的这些数据点,如果我们将其称之为各种类别,您存储了多少收集到的信息?

扎克伯格:参议员,我们自己人说的是两个大的类别。这可能跟您看到这份报告里的分类不太一样。我也可以保证,我们随后会继续跟进您想要的这些信息。我们所说的两大类别之一是用户选择分享的内容,对此他们有完全的控制权,他们可以控制发布的时间,以及当他们要发布某些内容时,谁能看见这些内容。而另一个类别是可以让广告更具有相关性的数据。用户对两者都有完整的控制权。如果用户关闭了跟广告相关的数据,用户可以选择不去分享或者具体和谁分享,或者是在前一个类别里去掉一些分享的数据。

Fischer:那Facebook有储存上述任何数据吗?

扎克伯格:有的。

Fischer:具体存了多少呢?全部吗?全部吗?我们点击的每个内容都被存储了吗?

扎克伯格:参议员,我们存储的数据是人们使用服务时分享的内容,存储的信息也是我们用以改进用户体验的,这可以告诉我们用户对新闻推送里哪里内容感兴趣。

Fischer:您会存储历史信息、用户内容、活动和设备位置吗?

扎克伯格:参议员,我们会存储有些获得用户批准的数据。

2

Sullivan:我的意思是,我想休息一下,扎克伯格先生,你正站在一群……面前,我刚才的问题您的答案是“是的”。好的,谢谢你。(大笑)

现在,谈谈你的证词,你谈到了很多和权力有关的事情,你参与了选举。我认为你的证言非常有意思。在全世界范围内,Facebook拥有20亿用户,2亿美国人使用它,一共创造了400亿美元的收入。我相信您和Google在美国占据了近75%的数字广告份额。所以问题是,Facebook是不是权力太大了?你的权力是不是太大了?你认为你的权力是不是太大了?

扎克伯格:参议员,我想大多数时候人们谈论我们的规模时,他们会提到Facebook社区有20亿人。我认为我们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是,这20亿人中绝大多数不在美国。我认为这就是美国人应该引以为傲的一点。(交头接耳)

扎克伯格:当我提到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时,我认为他们是真正的战略和竞争威胁,是我们需要在美国的技术政策中考虑进去的因素。

Sullivan:现在让我问你另一个问题。我并不想打断听证会的进程,但我还是想问一下,当你纵观我国历史,以及这种听证会的历史的时候,你会发现你是个聪明人,你读了很多历史书。当公司做大做强后,积累了财富与权力,通常公司会有两个发展方向,第一是受到规定约束,第二是解体,对这两种政策路径你有怎样的看法呢?

扎克伯格:参议员,我不是那种认为所有监管都不好的人。因此,既然互联网在人们的生活中越来越重要,我认为我们需要就什么是正确的规定进行全面对话,而不是应该是或不应该制定规定。

3

Heller:你今天来参加这场听证会,你认为你是一个受害者吗?

扎克伯格:不是。

Heller:你认为 Facebook 公司是受害者吗?

扎克伯格:参议员,不。我认为我们有责任保护我们社区中的每个人不受任何我们 我们生态系统意图潜在伤害他们的人的伤害,而且我认为我们还做得不够……

Heller:你有没有考虑过……

扎克伯格:……我们需要站出来做更多。

Heller:你认为8700万使用者——你认为他们是受害者吗?

扎克伯格:参议员,我认为是的。我是说,他们……他们的信息的确被一名开发者卖给Cambridge Analytica,而且这件事发生了,且发生在我们的监控之下。所以,即使我们没有做,我认为我们也有责任去做到能够防止这种情况,并能够尽早采取行动,而且我们正在承诺之后要做到这一点。

 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券商中国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(责任编辑:李佳佳 HN153)


上一篇:工业机器人被列入美国「301制裁」清单,矛头直指「中国制造2025
下一篇:没有了
【相关阅读】
 
友情链接:

中国工程建设网首页  | 经济要闻投资建设政策法规分析研究企业管理项目管理

Copyright©2003-2016 中国建设工程网 版权所有